一千多年前,作为当时世界上最繁华的国际大都市,唐长安城吸引了大批的外国使节与客商。而每逢国家盛日,等待觐见皇帝的各国使节,总会早早的来到大明宫麟德殿前,肃穆而立。彼时,一声乐声响起,使节们便立即弹衣整冠,在鸿胪寺官员引导下拾级而上,目不斜视步入大殿。而此时的麟德殿内,大唐文武官员分列两侧,环绕宫殿的宫廷乐曲大气、庄重、高雅、清脆悦耳,更让人倍感威严和神圣。

  这就是最早的长安古乐,当时只有大唐皇室才能享用的宫廷乐曲。然而历史的车轮总是异常的残酷,正当袅袅大唐妙音走向鼎盛之时,一声从河西传来的战马嘶鸣声,瞬间便改变了一切。天宝年间的安史之乱,在彻底摧毁开元盛世一代繁华的同时,也让大厅宫廷音乐从此走向民间。一千多年来,长安古乐一直存活于陕西周至县和西安附近的几个村庄,经历血火灾变,险被湮没,但灾后百姓心传口授,至今绵延不绝,被誉为“音乐活化石”。

“世界旅游小姐”与长安古乐、长安佛乐传承人在中国西安的亲密接触。

  一千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大唐盛世早已随历史消失的无影无踪,唯一能让人感怀的就只剩下那些冰冷的遗迹和遗址。然而,曾几何时,唐风依存的西安小雁塔荐福寺内,每天清晨,一阵悠扬的古音总会在不经意间袅袅飘来。近前一观,演奏者一袭唐朝装束,有人手抱琵琶、有人口吹竖琴,亦有人时而敲鼓,这一场面让人仿佛瞬间便穿越到千年以前的唐朝长安城。巍峨错落的大明宫、熙熙攘攘的朱雀大街、牵着驼队的西域胡商、昼夜喧哗的大唐西市……大唐长安的昨天似乎又重新显现在每一个人眼前。

  在长安古乐(亦称西安鼓乐)的代表性传承人李铠看来,这绝对是个奇迹。千百年来,历经朝代更迭,战火连天,但长安古乐却将盛世唐音的原生态完整保留下来。多年来,李铠埋头钻研长安古乐,成为西安城拔尖的古乐社团掌乐司鼓乐师之一。而为使长安古乐成功申报世界非遗,他呕心沥血多方奔走十余年,更带领一班人狙击了日本雅乐申遗的步伐,保卫了中国传统音乐文化的主权,让长安古乐最终跻身成为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李铠(中)率陕西长安古乐艺术团出访澳大利亚,在悉尼参加庆祝中澳建交35周年纪念文艺演出时合影。

  世界最古老乐种存世曲谱逾2000首

  长安古乐是以成套乐器再现千年古乐曲的古老乐种之一,亦是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中国、埃及、印度、古巴比伦唯一完整保存的千年宫廷和都市音乐的乐种。

  作为中国宝贵的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长安古乐流传于陕西终南山以北,渭水以南,以周、秦、汉、唐城古长安(今西安)为中心的关中平原一带,尤以西安城区为主,并散布于相邻的郊县农村,所以人们称之为“长安古乐”,亦称“西安鼓乐”。自唐代起,长安古乐曾东传扶桑日本,被该国尊崇为“国宝”。

  据李铠介绍,长安古乐曲目丰富,内容广泛,调式风格各异,曲式结构复杂庞大。2016年,他已将现尚存世的长安古乐曲谱2000余首,以古谱原生态,由国家图书馆出版社出版。

  音乐史博士归国学艺全力护佑古乐传承

  出生于古城西安的李铠从小受到历史文化的熏陶。读小学的时候,教二胡的老师便教过他长安古乐的曲牌,那时他就参加过古乐社的演出。后来,他的一位好友投到长安古乐大师余铸先生门下,这也加深了他对长安古乐的了解。

李铠在向记者展示长安古乐演奏乐器。

  青年时的李铠并没有过多地沉醉于长安古乐,从中国西北大学历史专业毕业后,他又去美国西南联合大学攻读了音乐史博士学位。直到1995年,一次偶然的事件,让时年43岁的李铠决定全身心投入到长安古乐的事业中来。

  彼时,李铠正在北京一家媒体任编辑记者,有次他参加一个国际活动,听说日本雅乐将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理由是日本人认为他们的雅乐虽然是中国唐朝传入,但现时在中国已经失传。

  这让自小生在“长安城”的李铠听了非常不服气,“雅乐在唐朝只是我们十部大乐中的一种,仅有几十首曲子,而长安古乐保留到现在的曲子超过2000首。”李铠说。

  于是,李铠回到陕西拉起一班人,开始了一场漫长的文化主权保卫战。

李铠率领长安古乐队在唐小雁塔演奏。

  他先与原西安城隍庙古乐社社长武文斌合作,协助其出版了中国第一部有关长安古乐的学术专着《西安鼓乐》。自此,李铠开始进入西安鼓乐学习传承领域。

  而后,他又拜师余铸,成为其关门弟子。因为勤奋好学,余老先生将古乐有关的文化、曲谱、演奏技巧都悉心传授给他。老先生临终时,又将目前已知世界唯一的唐大曲曲谱和长安佛乐的曲谱全书传承给了他。

  勤钻恒研的他很快成为西安城拔尖的古乐社团掌乐司鼓乐师之一。他业余弹阮,将阮的历史与秦琴、汉琵琶、唐阮融汇比较,并与当代阮乐大师林吉良、宁勇合作研制恢复了唐阮。

  成功入列世界非遗狙断日本雅乐非遗梦

  在传承长安古乐的道路上,李铠一方面致力于技艺文化传承,另一方面,他又潜心钻研,多方奔走,力推长安古乐申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争取让更多人了解这一传统中华文化。

  1999年,在陕西省文化厅的支持下,李铠筹资组建了陕西长安龙族妙音女子古乐艺术团,开始以职业化、市场化的运作方式,保护传承长安古乐。而后,他和团队多次受邀出访新加坡、澳洲等地,展示了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

  多年来,为保护和传承长安古乐,李铠花费了大量的心血,耗费个人及家中积蓄近200万元。但在他看来,这一切都值得。

  2009年,经过一班人多年的不懈努力,长安古乐终于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成为唐代音乐文化在世界音乐领域的唯一直传与保留,也是目前“丝路申遗”中唯一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李铠等人亦被政府评定为长安古乐传承人,这也彻底狙断了日本雅乐想要成为世界非遗的念想。

李铠受邀主持台湾武庙明正堂儒宗鸾门弘道团“大道之行”祭祀中华人文始祖黄帝的礼乐大典。

李铠(右二)向来访的洪秀柱(左二)介绍长安佛乐在陕西的保护与传承工作进程。

  李铠告诉记者,2013年,在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三国联合申报的“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项目中,小雁塔荐福寺以“唐寺、唐塔、唐乐”为组合,被联合国世界自然遗产保护委员会批准为世界文化·自然遗产。其中的唐乐,便是指长安古乐。

  申遗成功之后,沉寂多年的长安古乐名声又渐渐在世界响起。李铠说,就连日本雅乐的传人,也多次到西安小雁塔“寻根”,称长安古乐是日本雅乐的祖宗。

长安古乐与日本雅乐团在西安博物院交流。

  他忆起2002年的一天,一位70多岁的日本雅乐传人来到西安小雁塔,想要录两首长安古乐的音。“在得到应允后,她全程跪在地上,顶着录音机,虔诚地将两首曲子录完,然后默默离开。”李铠说,近年来,日本雅乐团经常会有传人来到西安小雁塔和他们互相观摩,大家互相表演,互相切磋。来访的日本雅乐传人有的已经年过古稀,但他们在这里永远都保持谦虚恭敬的态度,并称:“这里是我们的祖宗”。

西安佛教古乐社所藏历代古谱。

  传承后继乏人专家吁应贴近大众

  1995年至今,李铠带领的团队在长安古乐、西安鼓乐和长安佛乐的保护传承事业上,取得了若干个第一。他成立的陕西长安龙族妙音女子古乐艺术团,举行社会公益演出超过300场,旅游演出超3000场,累计吸引了近千万中外游客观看。

长安古乐应邀为浙江临海唐代广福寺重建开光仪轨演奏。

  但在李铠看来,尽管长安古乐作为世界级非遗近年来受到多方关注,但保护传承的力度却不尽如人意。“长安古乐如今的发展可谓举步维艰。”李铠说,作为群体性综合保护项目,目前只有几家乐社的社长受到保护,而随着老者的逝去,长安古乐的代表性传承人已由10年前的7人减少至如今的4人。

长安古乐为台湾国民党主席连战西安清凉寺祭祀祖母演奏。

  李铠称,长安古乐虽是丝路非遗音乐文化,但至今未见有对长安古乐全面研究之学术总结,也未见有对长安古乐行之有效的保护措施,政府层面亦缺乏大力支持和引导。

长安古乐亮相“丝路唱响大型主题音乐会”之系列演出活动《承之民谣演唱会》。

  “着力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工程的实施,是所有长安古乐非遗传承人的期盼。”李铠建议,长安古乐的保护传承应走高端发展的专业化、科学化、大众化的路径。一方面,应走进中小学和大专院校,通过演示传播、开设非遗音乐课程,培养后续人才;另一方面,长安古乐也应走进社区,向民众演示,特别是要参加一些旅游文化舞台演出,方能引起公众的关注和支持。

  同时,还应组织优秀专家、学者和长安古乐非遗传承人携手合作,深入研究,让中国传统音乐、非遗音乐、戏曲音乐为保存中华文化与文明之光,奏唱中国好声音。

李铠率西安佛教古乐社乐师赴新加坡护国金塔寺礼佛供乐、梵乐盈狮城宝刹。

  西洋乐系占据高校长安古乐也该有“家”

  目前,我国几乎所有的音乐高等学府,都是西洋乐系占据大壁江山。李铠坦言,由于生态环境的急剧变化和现代化浪潮及西方文化渗透的冲击,中华传统音乐非物质文化遗产没能得到系统保护与有效传承,大多数仍不能摆脱濒危的局面。

李铠向世界旅游小姐传授长安古乐、长安佛乐的演奏技艺。

  李铠表示,作为中国最传统、当年最风靡的长安古乐,在音乐学府里居然没有一席之地,这是非常不可思议的。他认为,长安古乐除了传承人口口相传外,必须要进入中国正规的音乐教育体系,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其持久传承下去,才能将其发扬光大。否则,随着仅有的几位传承人逐渐老去,长安古乐就有可能面临消亡的危险。

李铠向澳大利亚学生传授中华长安古乐技艺。

  据介绍,李铠联合了中国光彩集团、福建泉州师范学院南音学院等,正在努力筹办一所以“华夏乐府”命名的独立传统音乐教育高等学府,以期给我国多民族多元一体的近两百个国家级音乐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安一个传承的家。

长安古乐在西安国际博物馆日纪念活动上演出。

  李铠称,“华夏”是全世界华人族群的共同称谓,“乐府”和“书院”同为中华民族传承优秀传统文化的教育机构。希望在全国率先建起一所专门的“乐府”来开展中华传统音乐系统的保护与传承工作,坚守中华文化立场,传承中华文化基因,维护中华文化主权。

长安古乐在西安世园会上演出。

  大唐妙音再响丝路促“带路”民心相通

  在“一带一路”成为世界热议话题的今天,长安古乐也期望再次在丝绸之路沿途奏响。李铠说,习主席讲“一带一路”的“五通”,其中之一就是“民心相通”,而“民心相通乐为先”,长安古乐拥有先天的优势,将有力地促进沿线国家和地区的民心相通。

“大道之行-台湾武庙明正堂儒宗鸾门弘道团”一行与陕西古代音乐文化研究院非遗民间音乐家等在黄帝陵前合影。

  李铠表示,丝绸之路文化最有张力的表现形式就是音乐和舞蹈,早在唐朝时期,波斯的肚皮舞就已传入长安,在丝绸之路上,这样的文化痕迹应该还有很多。但是因为对音乐文化的研究力度不够,很多的痕迹还未来得及整理。

  而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长安古乐也越来越受到丝路沿线国家人民的欢迎,诞生于丝路起点的长安古乐必将再次响彻丝路,在千年之后再次成为中外交流的“使者”和桥梁。

退出全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