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像:中国式民工
|
|
|
提示:支持键盘翻页 ←左 右→
|
中国式民工
    中国农民工的总数已经超过2.5亿。人民路立交桥下不仅仅呈现出农民工的生活碎片,更是一个隐秘在光鲜城市表面之下,底层人群生活的社会学文本。“孜孜以生”是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最强烈气息,更体面地生活,身份境遇和命运改善已是飞奔中的中国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 中国式民工
中国式民工
中国式民工
★ 文/大公网记者 程姝雯
【媒体转载须经大公网及作者授权】

人民路立交桥下,穿着打扮、外貌表情无比平凡的农民工,吸引了摄影家欧阳星凯。

2年多时间中,欧阳星凯无数次走进他们的生活,用镜头记录下农民工最平凡的一面:立交桥下是他们在城市里最常用的“办公室”,几平米房间成他们的蜗居之所。坐着等活,或者是偷闲翻一会报纸;累了,便在桥下支起凳子、拉上简易吊床歇口劲,是他们在忙碌求生中,享受片刻生活的方式。

也正是平凡和真实,打动欧阳星凯,也戳中读者的心。

欧阳星凯跟踪的这组图片中,有位农民工兄弟黄爱国,两个孩子意外溺亡,直到46岁上才老来得子,年纪一大把仍得进城务工,黄爱国计算过,等孩子上高中他已60多岁,现在不积蓄将来孩子上大学就成问题。

喜欢将家里布置井井有条的刘结章,则是自小失去双亲,初中毕业后加入打工队伍。从广东到长沙、从工厂流水线到泥水装修工,15年,几乎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对家的渴望。“不管在哪里租房子,都要把那里打扮成一个家的样子。”领欧阳星凯去拍家时,刘结章说,他还特地用收集到的木料建成一个六层的架子,摆放棉被、衣物和日用品。

欧阳星凯的镜头,呈现的不仅是人民路立交桥下农民工的生活碎片,更是一个隐秘在光鲜城市表面之下,底层人群生活的社会学文本。

    现实比照片来得更残酷

2012年,中国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中国农民工的总数已经超过2.5亿。2.5亿人群中,仅3成左右能够享受单位宿舍待遇,8成以上每周工作超5天,3成以上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雇主或单位为农民工缴纳养老保险、工伤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和生育保险的比例分别为13.9%、23.6%、16.7%、8%和5.6%。

他们推动着中国快速城市化。在大厦立起、地铁穿越、城市新颜这些“繁华盛世”背后,是他们坚忍的身影。背井离乡来到城市讨生活的人们,在城市里,衣、食、住、行、读、生、老、病、死,却无一不是一块心病。“农民工”的身份,让他们沦为事实上的“二等公民”。

    孜孜以生”,是他们身上散发出最强烈的气息

新一轮城镇化和信息化社会潮流下,他们也会打开电脑、抱起书本,在擦汗和喘气的间隙里填充自己,以寻求更体面地生活。未来,他们的身份境遇和命运改善,已是横在飞奔的中国面前一个不得不正视的问题。

 

名家点评
标题

  摄影家不关注社会问题十分可悲
  著名摄影家、策展人、中国摄影家协会理论委员会副主任鲍昆点评欧阳星凯作品。【更多
往期回顾
相关专题
图片故事

北京的哥生存状况调查

制作团队
□ 出品人:林学飞
□ 总监制:韩红超
□ 监  制:程圣中 刘彦昆
□ 策  划:姚勇
□ 记  者:程姝雯 尤蕾
□ 编  辑:张文杰 
□ 出  品:大公网采访中心
□ 大公网原创内容,欢迎转载或报道。
   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结语

欧阳星凯采访农民工易伟时,易伟说:“现阶段主要是锻炼自己的生存能力、工作能力和创业能力,希望这样的日子能早点结束。” 

我们同样也期待,他的梦想能够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