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燕莎桥东边有个公交安家楼站,顾名思义,这里的地名叫安家楼。

    安家楼的公交站

      北京叫楼的地名不少,朝阳有呼家楼,据说是得名于曾有一呼姓财主盖了个二层楼;安家楼有什么说头儿不知道,但这个名字却恰如其分反映了它的现状。

    鱼塘一角

      站在村中一个鱼塘边四目望去,不远处就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周别是外交公寓、日本使馆、蓝色港湾、女人街、亮马国际珠宝古玩城。都是北京最“高大上”的繁华热闹去处。而就在古玩城的墙外,坐落着安家楼村 。

    安家楼的村头

      狭窄的街道、拧不紧的水龙头、散发着臭气的垃圾堆……冷不丁从车水马龙的大街上拐进来,你会误以为到了一个三线小县城的郊区,“脏乱差”似乎是第一印象,而完全难以与“北京”两个字联系起来。

    狭小的楼道

    拧不紧的水龙头

    随处可见的垃圾和臭水沟

      这里仿佛是周星驰电影《功夫》里的城寨,有着自己独特的环境、秩序和生活方式。

    安家楼村里的停车场一角

    独特简单的卖车方式

      最让人感到惊讶的是,村子里的人还在共用着无门蹲便池的公厕,四周都是粪便味儿。夜里不方便,就有人准备尿桶,倒尿桶、洗尿桶,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模模糊糊记得在很多年前那个偏僻的南方小村庄里,才 会有这样的画面。

    路边的公厕

    群租房大多没有卫生间,又距离公厕较远,倒尿桶是群租者每天必备

    贴上标识,提醒大家不要在此冲洗尿桶

      村子虽小,可里头的配套设施可很全面,商店、餐馆、理发店等应有尽有,物价也比村外便宜。村口村尾的两道门仿佛宣誓着要与世隔绝般,村里人的方式是简单点,卖车的方式也简单了点。出租网线也是头一次听 说,村子上头,一抬眼就是密密麻麻的线, 70元人民币一根,在这样一个小世界里,上网既是对外交流沟通的必备,又是“京漂儿”租客们打发时间的首选。 

    出租网线还是头一次听说,70元一根

    没想到路边的小小平房还是某个人的家

      此地居民人员复杂,大多是外地来京人员,在这里群租房居多,多为从事各种体力活的打工者以及小商小贩。在安家楼村租住了两年的李大爷告诉我们,“这里比外边租房便宜多了,我跟老伴儿600块钱就能租到一个 单间,出了这个村子城里边再也找不到这么便宜的了。”安家楼村地处三环,此处普通单间的出租价格早就在三千元左右,可想而知,这就是大家选择居住在此的理由。

    李大爷洗菜准备做晚饭 

    安家楼村大多是群租房 

    很多路边摊小贩也租住在此处 

      安家楼原本是京郊的小村,随着北京市摊大饼式地扩展,它逐渐变成了一个城中村。就像洪流中的一个孤岛,但周围都在往前奔涌的时候,它仿佛是历史可以遗留的一个坐标,在对比诉说着时代的变迁。村里边的房 屋、设施都是很多年前搭建,租住的人在换,邻居在换,来来往往。 

    安家楼是个城中村 

    安家楼村的村尾 

      除去环境上的脏乱差,安家楼村还是一个可以钓鱼的好去处,村外就有一个大池塘,不限时收费,四十元一人。而这管理池塘的阿姨还兼职着贩卖土鸡,勤劳朴实,像大多数安家楼村村民一样,用自己的方式在这个 大城市里努力活着! 

    鱼塘一角 

      也许数年之后,安家楼也将最终在推土机的轰鸣和塔吊的繁忙中消失。安家楼,它只是中国成千上万的城中村的一个,是城市化大潮中的一个剪影和纪录。 

退出全屏